正文内容


并入茅台24年,百亿习酒单飞

admin 于 2022-07-15 11:49 发布在 媒体报道  |  点击数:

  脱离茅台集团控制、升级为投资控股集团、昔日掌门人回归,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习酒公司”)迈出了独立上市的关键一步。

  7月12日,茅台集团公告称,拟将所持习酒公司82%股权无偿划转贵州省国资委持有,由贵州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一天前,习酒公司在官网透露,公司已升级为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习酒投资控股集团”),并已完成换帅,曾掌舵公司8年的张德芹回归,出任党委书记、董事长。

  习酒公司营收已突破150亿元,是茅台集团旗下除贵州茅台(600519.SH)外,第二家营收超百亿的全资子公司,也是第二大酱香白酒企业。

  近年,贵州当地及茅台集团屡次提出习酒上市计划,但由于涉及同业竞争均未成行,还在资本市场引发争议。今年以来,习酒退出茅台集团财务公司,待茅台集团完成股权划转后,为习酒公司独立上市扫清了障碍。

  “随着控股权变更和公司独立,同业竞争的障碍已经扫除,习酒上市迈入了一个新征程。”白酒专家肖竹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剥离习酒之后的茅台集团会有一个短暂的蓄势调整期,但是茅台的习水酿酒基地和义兴新产区很快可以放大酱香酒产能,两者过去是一个彼此成就的依存关系,未来各自都会再创辉煌。

  同业竞争困扰多年

  习酒前身为创建于明清时期的殷、罗二姓白酒作坊,1952年通过收购组建为国营企业。90年代初,习酒曾风光无限,1993年营收便高达2.5亿元,位列全国白酒销售前十强,规模已与当时的茅台、五粮液(行情000858,诊股)相当。

  盛极而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国内白酒市场也迅速萎缩,扩张过快的习酒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当时资产总额为5.8亿元的习酒,负债高达4亿多元,濒临破产。

  1998年,习酒公司并入茅台,成为茅台全资子公司,茅台集团委派刘自力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在习酒并入茅台前夕,曾放出豪言要收购茅台的习酒董事长陈星国自杀。

  习酒公司并入茅台集团后,与贵州茅台的同业竞争问题便摆上桌面。贵州茅台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出,为避免同业竞争,将会用上市募集的资金收购习酒的酱香型酒类资产。茅台当时希望习酒公司能够专注于浓香型白酒的生产。市场人士也认为,习酒并入茅台集团后,放弃了原有的酱香型产品,导致业绩增长缓慢,2009年都未突破10亿元。

  茅台集团也改变了主意,在2009年习酒在重庆召开的经销商大会上,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提出,习酒将会独立上市。

  2010年,张德芹掌舵习酒,二次崛起。张德芹是贵州仁怀市人,出生于197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贵州茅台从事生产管理工作,当过贵州茅台总经理助理兼酒库车间主任,2010年升任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董事长。

  在张德芹主导下,习酒2010年底推出高端酱酒新品“窖藏1988”,砍掉浓香型产品,放弃专注打造浓香品牌的路线,转而加码布局酱酒市场。2011年袁仁国发文提出,为实现集团公司的发展目标,要对集团内除茅台酒外的白酒类业务进行整合重组,做大做强酱香系列酒。当时,贵州茅台股民也担忧引发同业竞争,认为茅台“出尔反尔”。

  这些争议并未影响习酒做大酱酒的决心。张德芹对习酒大刀阔斧改革,进行高端化及全国市场布局,公司业绩迅速增长,2017年习酒营收达到35.78亿元,习酒·窖藏1988单品销量突破10亿元,成为行业超级大单品。

  2018年8月,张德芹卸任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升任茅台集团副总经理,一年后调任贵州现代物流产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张德芹调离,钟方达接任。2020年,习酒进入100亿俱乐部,当年销售收入103亿元。2021年,习酒全年实现营收155.8亿元。今年上半年,习酒销售已突破100亿元。

  钟方达掌舵,也多次喊出“习酒一定要上市”,不过同业竞争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2013年,茅台集团就对外宣布,未来五年拟推动包括习酒在内的四家子公司上市,习酒力争2014年底前在香港上市。这一计划一再搁浅,钟方达2019年10月公开表示,因证监会相关规定,同一集团不能上市两个品牌,习酒将终止上市计划。

  同业竞争争议尚未解决时,习酒公司上市一事被再次提上议程。贵州省2021年初发布的十四五规划中,提出培植提升习酒等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骨干企业,加快推动企业上市。

  2021年2月,有贵州茅台中小股东举报,茅台集团利用习酒公司与贵州茅台进行同业竞争,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中小股东利益。当年5月,贵州茅台在业绩说明会上回应称,习酒在原料采购、生产工艺、生产产线、销售渠道、产品设计和业务性质等方面均是独立的,其商标、品牌形象、客户群体、产品定位、风味特征与贵州茅台产品有着明显的区别。

  习酒“单飞”AB面

  时隔多年,习酒单飞愿望终于迈出关键一步。

  习酒公司已升级为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昔日掌门人回归。业内人士认为,习酒脱离茅台后,有望冲击“酱酒第二股”。此前亦有传言习酒将借壳上市,7月13日,三家贵州“壳资源”股贵绳股份(行情600992,诊股)(600992.SH)、贵广网络(行情600996,诊股)(600996.SH)、*ST天成(行情600112,诊股)(600112.SH)开盘涨停。

  习酒未来将以何种方式登陆资本市场,尚难得知。

  肖竹青介绍,张德芹作风强势,进取心强。如今,他代表贵州省委省政府委派,重新回来带领习酒走向资本市场。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习酒资本化,有助于提升习酒品牌的高端化及全国化,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同时还有利于提高整个贵州酱酒板块在全国的竞争力及产业链的话语权。

  重新掌舵习酒,张德芹也面临新挑战。

  在习酒今年6月宣布销售突破100亿元之前,一篇关于贵州银行的宣传报道反映出了习酒销售的另一面。

  据该报道,毕节市最大的习酒经销商,在今年3月因现金流紧张无法支付贵州习酒货款,后来通过贵州银行的“习酒经销集群项目”授信480万元,并赶在公司支付货款的最后期限前发放了350万元纯信用贷款。业内人士认为,经销商存在现金流紧张,主要是习酒产品动销不畅所致。

  肖竹青表示,因疫情影响,消费市场也受到波及,白酒消费场景呈紧缩状态。很多白酒品牌渠道库存形成“堰塞湖”,这是全行业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习酒在茅台集团旗下发展起来,虽有一套独立的品牌运作体系,但品牌规划和产品矩阵开发难免受到茅台集团影响。在肖竹青看来,如今,习酒已经开始脱离茅台酒厂“单飞”,张德芹要重新考虑习酒品牌矩阵规划,要清晰建设规划高档、中档和大众系列酒的品牌路线和产品路线。

  “相信张德芹会带来更雷厉风行的管理变革、更强势的营销进取动作,预期将助推习酒加快上市,为贵州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肖竹青说。

  习酒“单飞”后,对茅台冲刺世界500强,或也将带来一定的影响。

  据茅台集团“十四五”发展规划,要成为贵州省首家世界500强企业。世界500强企业的门槛标准,是年收入达到2000亿元。2021年,茅台集团营收1326亿元,其中习酒营收155.8亿元,是茅台集团重要组成部分。

 

pk彩票平台,pk彩票官网,pk彩票网址,pk彩票下载,pk彩票app,pk彩票开户,pk彩票投注,pk彩票购彩,pk彩票注册,pk彩票登录,pk彩票邀请码,pk彩票技巧,pk彩票手机版,pk彩票靠谱吗,pk彩票走势图,pk彩票开奖结果